空运新闻

小区宠物伤人谁之过错?

宠物托运据悉:近年来,城市小区内因饲养宠物致人损害纠纷诉诸法院的案件类型逐渐增多,针对不同情况,饲养人、受害人和物业公司都可能成为责任承担人。近日,海淀法院通过三起有针对性的案例,对《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进行解析。

案例1

电梯内伤人 主人担责

去年4月,李月在某住宅小区电梯内被一宠物犬咬伤。李月认为物业公司管理不善,故将物业公司与宠物主共同诉至法院,要求两被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法院经审理认为,事发地点在电梯的封闭空间内,饲养人对宠物具有客观上不可推卸的管领义务,动物造成他人损害,饲养人或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物业公司并非宠物的直接管理人,故在李月无法提供证据证明物业公司存在过错的情况下,法院判决物业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责任承担主体应为宠物的实际饲养人。

法官评析:根据《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该案中,物业公司并未有严重失职行为,客观上不能苛求物业公司时刻管控小区内宠物的活动情况,故在受害人无证据证明物业公司存在过错的情况下,物业公司不承担责任。

案例2 受害人过错 主人可免责

去年6月,业主于新将自家的宠物犬拴在露天公园的护栏上并在附近活动。但宠物犬咬伤了一旁的石力,后者将于新诉至法院要求承担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等损失。庭审中,于新提交了小区监控录像,显示石力在被咬伤前有向宠物犬投掷石块、踢打等行为。法院审理认为,视频资料客观反映了石力在被咬伤前对宠物犬有投掷、踢打的行为故意,而其被咬伤的结果与该行为之间具有直接因果关系;于新拴好狗链并在宠物犬附近活动,在石力未提供证据证明于新作为实际饲养人存在管理过错的情况下,法院认定于新不对石力的损害承担责任。

法官评析:《侵权责任法》规定了宠物饲养人相应的免责条款:即当宠物饲养人或管理人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此外,还赋予了宠物饲养人或管理人对第三人的追偿权:“因第三人的过错致使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向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请求赔偿,也可以向第三人请求赔偿。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赔偿后,有权向第三人追偿”。

案例3

未尽安保义务 物业担责

去年7月,某小区业主马玲在小区便利店门口被店主刘可饲养的藏獒撕咬致重伤,马玲将刘可和物业公司共同诉至法院。法院经审理查明,藏獒是禁止饲养的烈性犬,虽拴有狗链但狗链较长,肇事犬的活动范围可及便利店门外六米处。饲养人刘可明知禁养藏獒,而在小区人员可自由通行处饲养,存在主观过错;物业公司明知刘可长期饲养藏獒,却未对其进行过告知和提示。法院判决支持了马玲关于医疗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等部分诉讼请求,由刘可承担主要责任,物业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法官评析:物业公司作为小区的安全义务保障人,如未尽安保义务致使小区业主发生伤害,则可能承担与其过错相适应的违约责任或侵权责任。

(文中均使用化名)

晨报记者 彭小菲

上一条  |  下一条